“卡特尔小心”:美韩反垄断联合执法可能达到新的规模

韩国和美国反垄断执法机构最近举行的一次会议表明,世界上最活跃的两个反垄断监管机构未来可能会更紧密地合作,从而使跨国反垄断诉讼变得更为复杂。在本文中,我们在美国和韩国执业的反垄断团队将解析两国反垄断执法的现状,以及最近的发展对韩国执法目标公司及其律师而言意味着什么。


2019 05 15

韩美两国拥有世界上最活跃的反垄断监管执法机构,而这两个执法机构很可能会在跨境事务中更紧密地彼此协作。这些联合行动将使韩国的反垄断执法达到新的规模,韩国执法目标公司及其律师将需要迅速采取积极进取的多司法辖区防御策略。

美韩反垄断执法机构联手

4月26日,美国司法部(DOJ)官员在首尔会见了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KFTC)官员,以“加强……合作,应对反垄断执法的日益国际化”。DOJ官员还会见了韩国司法部和最高检察官办公室负责卡特尔执法事务的官员。 

美国和韩国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居于世界上最活跃的监管机构之列。在最近一篇名为“卡特尔小心”的通讯中,司法部反垄断局的官员誓言“严厉执行刑事反垄断法”,同时声称在2018财政年度结束时有91项待决大陪审团调查。KFTC2018年判处卡特尔罚款的案件数量位居全球第三,超过美国、日本、中国、印度、加拿大和墨西哥同类案件的总和。KFTC还呼吁加强韩国的私人执法,其最近表示,针对反竞争行为,韩国可能会引进美国式的私人诉权以及请求三倍赔偿的权利。

由于DOJ经常对韩国公司提起诉讼,而KFTC则经常对美国公司提起诉讼,执法诉讼已经跨越国界。在过去的六个月内,DOJ获得了五家被指控操纵投标的韩国公司的认罪请求,在这些案件中,罚款和和解金额累计达3.5亿美元。韩国方面,KFTC在韩国法院与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的“诉讼战争”持续了整整十年。20193月,韩国最高法院维持了对该芯片制造商处以2亿美元罚款的决定,在未来一轮诉讼之后还可能会追加13亿美元罚款。 

为美韩并行反垄断调查做好准备

当这两个高度活跃的美国和韩国反垄断执法机构更密切地相互协作,由此产生的跨国诉讼将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加复杂。例如,当KFTC对美国公司执法时,DOJ可能会跟进,对这些目标公司进行额外调查。反过来,DOJ对一家韩国公司的调查可能引发私人诉讼当事人提起韩国民事诉讼,主张三倍的损害赔偿。

DOJKFTC对刑事反垄断案件的处理方式非常不同,其中包括执法机制、承认的个人权利和特权等等方面的差异。当这两个执法机构采取反垄断协作行动时,执法目标公司将需要同样协调的防御策略,而这种策略则很可能需要结合韩国和美国反垄断专家的知识。


高博金反垄断团队介绍

高博金是一家专注于争议解决与调查的无冲突Am Law 200律所,我们在代表客户应对反垄断调查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这些调查涉及美国司法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等监管机构针对客户提出的价格固定、反竞争行为和卡特尔行为指控,且通常是上述联邦机构与外国政府机构联合开展的调查。我们团队的一些前美国政府律师在容易引发反垄断执法诉讼的非美国司法辖区执业(例如韩国),因此,我们在代表企业客户处理涉及重叠利益相关者的高额反垄断执法事务方面拥有丰富经验。

我们的韩国调查团队由前美国联邦检察官Michael Kim先生领导。团队成员包括在我们首尔和美国分所执业的、母语为韩语的律师,他们专注于就美国事务为韩国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此外,我们在处理与韩国监管机构(如韩国金融监督院和韩国司法部检察官办公室)相关的事务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

本所坚持“无冲突特殊法律顾问”的服务模式。这种模式特别适合涉及多个行业参与者的反垄断纠纷,因为在其他律所碍于利益冲突无法采取行动的情况下,我们却能代表客户提出“豁免”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