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洗脱:当商业秘密争议成为国家安全问题


2019 12 15

点击此处阅读第一部分“为您洗脱美国民事商业秘密盗窃索赔”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加剧,美国实体越来越多地配合美国政府的执法行动,对中国个人和公司提出窃取商业秘密方面的指控。考虑到这一点,在全球商业秘密争议中,中国当事方需要预测和应对民事争议可能很快演变成刑事案件的风险。

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发起了“中国行动”,重点针对来自中国的商业秘密盗窃、计算机黑客和经济间谍案件提出起诉。该行动承诺解决对美国商业秘密的传统威胁(中国公司非法从美国企业获取商业秘密)和非传统威胁(如研究实验室和大学)。

启动一年以来,中国行动扩大了商业秘密调查的范围,加快了调查速度,并且该行动丝毫没有放缓的迹象:仅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最近的报告就确定了180项盗窃美国知识产权案件的调查,主要发生在美国大学和研究实验室。

遭受美国商业秘密盗窃刑事调查的中国公司和个人应迅速评估风险,并制定策略保护自己免遭美国联邦或州政府机构的执法诉讼。以下指引告诉目标被告如何着手:

阐明您对信息的合法发现过程

联邦法律要求美国政府在证明犯罪的所有要素上排除合理怀疑,包括所指称的商业秘密信息是通过不诚实的手段发现的。积极主动地形成和使用证据来进行反证(无论是通过购买信息或取得信息许可、意外披露还是创意的平行开发)将有助于削弱政府的论点。

将开发或发现与商业利益分开

只有当盗用商业秘密的人意图为“除所有者以外的任何人”带来商业利益时,商业秘密盗窃才违反美国刑法。 如果被告能够使相关信息与自身的商业利益相互分离,这可能会削弱政府的主张。这种策略尤其适用于与美国企业没有直接竞争关系的实体,或者在学术或非盈利机构工作的当事人。

考虑可能的资产没收后果

除了商业秘密盗窃,美国政府还在中国行动的案件中增加了对公司和个人的刑事没收指控。这些指控允许政府在定罪后扣押被指控的犯罪所使用或所得的财产。特别是,如果被告决定不出庭接受刑事审判,这将授予美国政府追查和追回资产的权力,这种权力甚至延伸到美国境外。

为政府非刑事执法做好准备

由于中国行动的存在,任何涉及跨境商业秘密盗窃的美国执法调查都很可能导致刑事起诉。然而,美国政府还可以使用其他非刑事工具对商业秘密盗窃的被告施加巨大的压力,包括基于觉察到的国家安全威胁(定义非常宽泛)而施加的民事禁令和制裁。如果实体的辩护策略仅仅注重在刑事诉讼上,这或许并非足够积极主动的辩护。

指称商业秘密盗窃的跨境民事纠纷已经够复杂的了,而美国政府的介入让中国当事方面临额外的风险。为结束刑事调查、或在刑事诉讼中洗脱被指称的商业秘密盗窃罪名,您需要对美国刑事和民事商业秘密法以及知识产权和国家安全事务的交叉领域有深刻的理解。


关于高博金知识产权争议解决团队

高博金是一家专注于跨境争议解决与调查的全球律师事务所,我们经手的案件经常涉及欺诈和违法行为。我们的无冲突业务模式使我们能积极进取地为客户讼辩,即使在商业秘密案件中面对常见的全行业敌对时也是如此。

我们的知识产权和高科技诉讼团队了解通常作为这类纠纷争议焦点的复杂技术,并且十分擅长在美国法院和其他基于英国法律的司法辖区为复杂纠纷中代表客户讼辩。

高博金经常作为特别代理律师与其他律师事务所合作,在跨境政府执法诉讼中代表中国客户。我们的上海团队拥有一名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前美国检察官,他是唯一的一名在中国执业的此类律师。团队还提供母语支持,包括普通话、广东话和上海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