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和正当程序:寻求美国庇护者也被“通缉”

对于遭受政治迫害的人来说,传统上,美国是最后的安全港(但也没有绝对保证)。但是美国最近的政策给了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太多的权力。


2019 06 18

在选择驱逐目标方面,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与以往的政府相比赋予了ICE人员更大的酌处权。例如,2017年1月的“加强美国国内公共安全”的行政命令扩大了可能面临驱逐的移民类别,将移民官员认为构成“公共安全或国家安全风险”的移民包括在内。赋予街道一级的ICE人员不受约束地拘留移民的权力,这让人觉得移民执法正被用来推进政带治动机的政策目标。

据报道,ICE人员还利用国际刑警组织对外国政府通缉的个人发出的红色通缉令作为逮捕和拘留的依据。在拘留红色通缉犯时,ICE往往迅速转向驱逐程序,避开可能在美国寻求庇护或为引渡程序抗辩的外国国民可利用的正常正当程序。

综合来看,对于以受到很可能是腐败的外国政府当局的政治迫害为由在美国寻求庇护的外国国民而言,ICE的这些变化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红色计划:ICE与外国政府的合作

在“红色计划”下,ICE在过去几年里与州和地方执法机构、美国法警署(United States Marshals Service)、欧洲刑警组织和国际刑警组织合作,锁定并逮捕外国政府通缉的个人。这是背离美国先例的,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仅仅根据另一个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发出的红色通缉令逮捕或驱逐个人。国际刑警组织自己的规则也承认,红色通缉令不构成逮捕的依据。根据美国司法部的规定,如果在美国发现红色通缉令的通缉犯,逮捕和拘留通常只能在请求国向美国国务院送达有效逮捕令或临时逮捕令后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外国国民有权通过美国引渡程序获得正当程序。

最近的一个红色计划案件是,ICE在新泽西州为期五天的执法行动中逮捕了105名移民和外国人。其中一些人因涉嫌在本国犯罪而成为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通缉犯,这包括一名34岁的厄瓜多尔国民和一名54岁的俄罗斯国民,他们都在本国被指控犯有欺诈罪。这一行动是在2016年一场更大规模的“红色计划”行动之后进行的,在2016年的行动中,ICE逮捕了在45名因欧洲、亚洲、拉丁美洲和中东的22个不同国家犯罪而被通缉的个人。45人中有16人因各种欺诈指控被通缉,这些指控似乎很难达到“对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门槛。

ICE与庇护

纵观历史,政治动荡国家的腐败政权试图在没有正当程序的情况下监禁政治对手。这些目标包括反对党领袖、敢言的记者或成功的企业家。这些企业家拥有财富和全球网络,被视为对政权的威胁。腐败政权使用的策略通常包括“走过场式的”审判,其中被告无权聘请律师,夸大的指控几乎没有证据支持,而监禁则可能带来酷刑。对于那些逃离祖国的、遭受政治迫害的人来说,美国往往是最后的安全港(也没有绝对保证)。

例如,美国给与Alex Konanykhin政治庇护,他是俄罗斯前银行家,分别在1999年和2007年(在推翻最初庇护决定的上诉败诉后)两次取得政治庇护。Konanykhin在俄罗斯面临挪用资金的指控,美国移民法院认定这是出于政治动机的起诉,Konanykhin被允许留在美国继续他的成功的企业家生涯。然而,如果Konanykhin是红色计划的通缉犯,他可能没有机会留在美国逃避政治迫害。

“红色计划”及其将其他国家经济罪犯驱逐出境的高调行动,似乎是绕开美国驱逐保护程序的一种手段。因此,它加剧了基于政治迫害在美国寻求庇护者面临的风险,并使之复杂化。虽然庇护申请的启动可以提供暂时的美国身份,但出于几个原因,与以前的各届政府相比,这种保护比要脆弱得多。因此,与驱逐程序相关的庇护程序的顺序和时间安排至关重要,否则当事人可能会被迫返回原籍国面临起诉。

虽然红色通缉令在保护美国边境方面确实有其作用,但ICE人员不应继续使用红色通缉令进行街头逮捕以实现驱逐出境。只要这些政策存在,庇护申请人就可以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策略可能包括寻求与相关美国政府部门(如适用,包括DOJ或DHS)会面;寻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人权机构的参与;和针对外国政府的媒体宣传采取应对措施。在所有情况下,都需要密切协调有经验的美国刑事律师和美国移民律师以及(在有未决刑事案件的情况下)母国律师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