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彼岸传来的机会:美国证据开示程序方面的进展可能推动英国诉讼程序

《美国法典》(the United States Code)第28篇第1782条联邦法规允许在美国境外提起诉讼的当事人向美国法院提出申请,以获取证据用于美国境外的诉讼。最近,法庭内部及外部呈现出的诸多进展使美国证据开示的效用(及影响力)得以提升,对于英国的诉讼当事人而言尤其如此,诉讼当事人所在国家采取的证据开示方法不仅成本高昂,而且范围较窄。


2020 04 28

面对证据开示程序过程中收集证据所需的高昂成本,英国的诉讼当事人及仲裁人均感到沮丧。然而,在大西洋的彼岸,美国多家法院已逐渐开放并扩大可用于支持国外诉讼的证据开示程序 – 这可能为那些因证据开示程序感到沮丧的诉讼人提供一个契机。

英国的证据开示程序不仅范围受限,而且成本高昂,与之相比,美国的证据开示程序有可能成为一项强大得多且可以更广泛使用的执法工具。与英国的证据开示程序不同,美国的证据开示程序并不局限于美国境内的文件资料。此外,通过美国证据开示程序所披露的文件通常并不局限于原始披露申请中明确指定的用途。最后,继英国脱欧后,随着科技公司把用户数据撤出爱尔兰,如今可利用美国的证据开示程序访问那些无法在英国境内访问的文件资料。

通过充分利用美国证据开示程序的上述优点及其他优点(概述如下),英国的诉讼当事人可获得某些诉讼优势。

英国脱欧、加利福尼亚州以及一个意想不到的证据开示契机

谷歌在英国脱欧后所作的决定阐明了证据开示情形的转变,英国的谷歌用户的数据从爱尔兰转移至加利福尼亚州,从而把潜在的证据妥善地转移到美国法院可触及的地方。由此开启了一扇门,通过这扇门可借用美国的证据开示法规为外国诉讼提供证据开示协助(美国的这一证据开示法规通常被称为“第1782条证据开示程序”),以此获知涉及英国谷歌用户的通信资料。可通过披露账户持有人的通信模式及相关详情,以此揭露虚假指控。

美国的证据开示程序正逐渐成为一项全球跨境仲裁工具

最近,美国的两个上诉法院已允许在外国私人商业仲裁中使用第1782条证据开示程序,这与英国上诉法院最近确认的做法非常相似,英国上诉法院最近确认:第三方可能不得不提供证词,以便国际仲裁引用。尽管在是否确定允许证据开示程序为国际仲裁提供支持方面,美国各地的初审法院意见并不统一(过去几个月,加利福尼亚州的法院与特拉华州的法院所得出的结论就各不相同),但是,创新式的倡导可为第1782条法规创建另一种用途。

充分利用美国证据公示程序的全球影响力

美国的证据公示程序所触及的范围宽广,该程序要求在美国境内的人员收集并且出示存放在海外的文件资料,只要这些文件资料在其掌握、保管或管控之下,就需收集并出示。尽管美国法院并非总是把这一原则适用于为外国诉讼提供协助的证据公示程序上,但是,覆盖纽约州的上诉法院最近已确认了证据公示程序的广度,并且,美国全国各地的法院(其中包括加利福尼亚州的法院)已纷纷跟着确认。

纽约州期待证据公示程序为执法提供帮助

美国法院还为胜诉之后执行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提供了一个颇有价值 的论坛。诉讼当事人通常不仅可以根据在国外获胜的判决或裁决来获得美国判决,而且,他们还可以利用第1782条法规为外国执行程序收集相关信息。尽管纽约州的联邦法院有时不愿提供此项协助,但是,适当提出协助要求后仍有可能获得可用于外国执法程序的相关资产的宝贵信息。

一旦美国的证据公示程序被予以承认,诉讼当事人就可以广泛地使用美国的证据公示程序

申请法院下令进行的证据开示程序时,除特定用途外,法律从业者不能使用在英国法庭获得的证据开示程序。在跨境判决执法案件中,此项规定有可能会出现问题 – 在证据开示程序中披露的某项资产有可能开辟出一条诉讼当事人无法追踪的新的执法途径。美国法院则宽容得多,并且,诉讼当事人可以更广泛地使用美国法院下令进行的证据开示程序。关于进一步使用美国证据开示程序的最常见的限制是一项针对使用机密文件的保护令,但是,法律从业者仍然可以事先周密规划,以此应对这些限制规定。

美国的证据开示程序装备库正迅速扩大。对于那些希望采用尽可能完备的措施来寻找证据的英国诉讼人而言,若想最终胜诉,制定一项极为缜密的跨洋跨境战略是绝对必要的。


关于高博金律师事务所(Kobre & Kim)索赔货币化与稀释团队

高博金是一家名列美国Am Law 200强且不存在任何利益冲突的律师事务所,律所专注于纠纷与调查业务,所经手的案件通常涉及欺诈及不当行为。

律所的索赔货币化与索赔稀释团队在下述业务领域经验颇丰:代表判决及仲裁裁决债权人制定并实施执行策略、资产追踪及追回策略,从而使高价值判决实现货币化,并且,团队深谙最新的资产结构设计技巧以及判决/裁决债务人可采用的抗辩诉讼策略。

在我们经手的案件中,有多起案件涉及需密切协作的跨境诉讼程序,并且,我们可以在美国、英国、欧洲、中东和非洲、亚洲、拉丁美洲以及主要的离岸金融中心的司法管辖地直接为客户辩护,也可与当地律师展开合作。